齐先生腿好长

What's up?

中午吃寿司等待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他很饿了,但又不是无法忍受的饿,肉体上也没什么痛苦,这种感觉应该叫馋。坐在一家日料店里不是特别正宗的那种,一家平价寿司店。店里放着一首歌,慢悠悠被拉长的调子听不出来是不是日语,男人便作罢,反正他也听不懂日语。不同颜色的,盛着不同样式小寿司的盘子在面前转过去。他目送着它们转过拐角,转到玻璃柜台的另一边,再在拐两个弯转回自己面前,他将领带松开些,咽了咽口水。快到中午了店里的客人仍是屈指可数。他抬头,柜台里的三个穿着短袖和服系着红色腰带(也许那种服饰有专门的名字但在齐鸦眼里它就是一种上面印了白色团扇图案的藏蓝色短袖和服)的伙计忙着做寿司,小方块体的白色米饭团和橙粉色的鱼肉排列的整整齐齐。又是一盘虾寿司转过去了,那还是自己一开始看到的吗?店里弥漫着炙烤鱼肉的好闻味道。他点的一盘三文鱼刺身还没上,这让他后悔没在来的路上吃点东西,也许进门坐在回转带前他抱着是“看上去不错,我想尝一口”的态度,但现在,随着手机上的时间逐渐趋向正午,他真的饿了。

[当时突然想写东西就写下来了,想到以前看过的游戏:用你的主皮写一段你的经历。正好合适]

[如何把人物写得立体]

【如何把人物写得立体?】谢熊猫君:我自己的写作水平很差…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answer/21265706?utm_source=com.lofter.android&utm_medium=social (分享自知乎网)

能写出这种句子的人我十年也追不上,服气

[等边三角形]4中

4中
4下我打算写Bill看着Dipper写论文,就是过过小日子什么的,日常文,慢慢品味才有温馨的感觉。又不是写剧情戏我就不赶了😂
  觉得自己分段有问题😂
  祝食用愉快!
  想不想上车啊😂要是想上的人多我看看最后一章要不就…………

  “…………哦”Dipper怀疑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智商和推理能力反而下降了,他默默转身离开厨房。
“好啦好啦小松树走了,让我把这些…”Bill久久注视着,只摆放了几根胡萝卜的冰箱内,原有的两个鸡蛋现在正在垃圾桶里相拥而泣。而那个胡萝卜?Bill把它们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就扔进垃圾桶。上一任房客留下的食材。Shit,他忘记了这才是他住进这个房子的第一个早上。
  Dipper的身影不断浮现在Bill眼前扰乱他的思绪,褐发男孩第一次见到人形自己时的打招呼,从那声hi能听到疑惑和紧张——松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敏感,一戳就会跳起来的样子。他睡觉时就贴着自己的背,人类带着心跳的温度隔着被子传递给恶魔,恶魔的心和着节拍小小颤动了一下。他从来不知道除了混乱和杀戮,这样体温的传递也能带来满足感。他想让Dipper留在身边,带着感情的留在身边而不是用精神控制什么的,Bill有的是木偶,他希望拥有带着灵魂的松树,来满足自己的孤独。
  “Mr.Chi…额…Bill??”Dipper用手指关节叩了叩厨房的瓷砖墙,打断发呆的Bill,他从行李箱里拿了两罐樱桃味汽水,粉红色的罐子因为旅行的颠簸略有变形。他打算分给Bill一瓶,毕竟一个只认识一个晚上的人第二天就早起给自己做早饭还是让Dipper挺感动的。“以前只有我妈给我做早饭,梅宝还让我做早饭……”Dipper轻声嘟囔。
“那是因为你以前都没有跟陌生人睡过…………一间屋子。”Bill打断他,顺手解下围裙搁在冰箱上,“听着,我们还是得去商场,要不然会饿死,”(其实我不会饿死,Bill默默地想)“冰箱里没有东西了,抱歉早饭可能得晚点吃了。”“没有关系!你能做饭我就很感激啦!要是换我一个人住的话可能就是天天吃意大利面和麦片了。对了”Dipper伸手递给Bill一罐汽水“给你的,我老家特产我过十三岁生日的那个暑假喝了两个月这种汽水!早上喝这个不太健康,但是,管他呢!”Dipper笑了笑自已拉开拉环喝了一口。
  在Bill眼里,这个笑容甚至带着一点点狡黠。他莫名觉得是松树抓住了自己而不是自己控制住松树。
  “但得明天晚上啦,今天我要把论文结束掉,明天白天还有课,放学后得打工到10点。看来只能去24小时的超市了呢。”男孩无奈的笑了笑,他每周一都要去打零工稍微补贴点学费。“那我自己去?”Bill随意的依着灶台,金色的长发被随意扎成乱糟糟的一把。阳光粗暴地蹂甯着它们,却显得它们更加灼金烁目。
   “不!怎么能麻烦你让你一个人去!毕竟这是新的地方我们还是一起去比较好。你看,房子我们一起住,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劳烦全部的家务。”Dipper打算在去买东西的路上和Bill聊聊天,他看上去是个有故事的人,Dipper喜欢那些新奇的东西。Bill注视着男孩琥珀色的眼睛,清澈如湖水的眸子。他差点溺死在这双眼眸中。
   “嗯…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去。”

[等边三角形]4上

这章会比较长
全篇大概十章左右,但我还没有想好那个心理过度……
祝食用愉快

4.

    Dip是被一声盘子摔碎的声音吵醒的,然后他听见油炸的声音和一阵从厨房传来的咒骂声。他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但不得不说这个合租房里的床睡的很舒服。
    “哦这些愚蠢的椭圆形鸟卵!”Bill围着围裙站在炉灶旁边,暴躁地看着被煎糊的蛋。天,昨天一个晚上Bill都沉迷在靠近了他的猎物的激动中,还是一只没有防备的猎物。现在的Dipper比当年那个不听话的小男孩要温顺多了。这直接导致了他失眠了一个晚上!激动的根本无法入睡。为了使Dipper放松警惕,他决定拖着过度兴奋后疲惫的身体去做早饭,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可刚起床的Bill并不知道。Bill拧开炉灶上的旋钮,让他“熟悉”的蓝颜色火焰不怀好意地舔舐着平地锅底。两枚荷包蛋躺在一层薄油上。看着大大小小的油泡膨胀然后啪的一声破裂,像是一个颂诗班的表演被加速并且循环播放,Bill觉得这个反复的过程真是给了自己一个小睡一会的理由。他决定闭着眼睛打个盹儿,这个邪恶的三角形才不担心什么呢,玩弄蓝色火焰他可是老本行,但,他似乎忘记了这不是他的火焰呀。所以邪恶的三角形付出了代价,他当着自己猎物的面,手忙脚乱地把一锅糊蛋端起来远离那戏弄自己的人类火焰。
  “额…先生,需要帮忙吗?”看到恼怒的Bill,Dipper小心翼翼地指了指糊掉的蛋。“哦,当然不用,我能解决。”Bill几乎是用咬牙切齿的口气挤出了这句话,他一是生气自己狼狈的样子被Dipper看见了(多年前他被失忆光线撕成碎片的记忆真是太狼狈了,他真不想有下一次,相似的也最好不要有)二是Dipper现在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他没发一个响指用用神奇的Magic解决一切了。Bill自认是这间房子的主人,Dipper不过是借住的而已。等Bill找到时机杀死了Dipper,Bill当然会把房子还给那个房东老太太。但只要一天Dipper没两眼一翻地断气,Bill就是一天的主人。“礼仪成就君子。”这是Bill特别喜欢的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既然是屋子的主人又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帮忙收拾自己弄出的烂摊子呢?Bill觉得这是基本的礼仪。“我遇到的只是一点小麻烦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你只要坐在桌边等着我端上看上去能吃的东西就行了。对了你昨天说今天要去商场,买床吗?”Bill冷静下来,若无其事地把糊掉的蛋扔进垃圾桶,一边打开冰箱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食材一边跟Dipper交流。“嗯……就是床。”Dipper一愣,Bill的职业是私家侦探吗?猜中自己的想法就跟玩似的。“Well,kid…我并不觉得再买一张床摆进屋子里是一件明智之举。你是想让房间里没有落脚的地方吗?”

tbc.
我是不是又水了一章……写的都是废话??

[停更]

嗯…………年底有一场超重要的考试……所以这三个月就不会更新文和一些摸鱼的涂鸦……

啊…很感谢有人看我的摸鱼,所以愿意的话……交个朋友吧

[等边三角形]3

日常瞎写,胡乱摸鱼


3.

  “哦哦哦哦……好的,谢谢你,Cipher先生。”Dip慌忙拎着自己的包跟在Bill后面,把自己的箱包放在墙边。
   “叫我Bill就行了,没必要用敬称。”Bill无所谓地一耸肩,向后倒去,舒舒服服地摔在了床里。他满足地叹了口气。“额……Bill我不是有意冒犯,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只有一张床。”Dip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被笼上一层柔和昏黄色光晕的床。窗外人家的灯火从窗口溢进来,和Bill金发的反光一起,混成深深浅浅的金黄,秋天重力泉镇后的那片森林。
    “你为什么要租这房间,kid?”Bill仍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稀少的霉斑,语气听不出感情,甚至都没有看一眼Dip。看到Bill这种反应,Dip甚至想收回自己先前的话
     哦!Dipper你看看你自己,你真得认真学学与别人沟通。听听他的语气他是不是生气了?天呐,Dipper真有你的。你第一天就让你的舍友不开心了。
    “让我猜猜看,它比这条街上的其他屋子便宜,对吗?”
   “额……是的……”Dip莫名觉得一阵恐惧,面前这位一身休闲衫的金发男人似乎什么都知道,即使他们才见面不到二十分钟。也许是Bill的声音吧,他说话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好听调子,把旁听者的灵魂都卷了进去他的声音和他的金色眼睛一样迷人,Dip这样安慰自己。
    “所以这屋里只有一张床。”Bill的语气很平淡,也许是Dip的幻觉,他从Bill微微上扬的尾音里听出了一丝你是白痴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的错觉。
    “Well……看来明天得去趟商场,哦该死的我还有一篇论文得对付!”Dipper苦恼地抓乱了头发。
    “哦,my little pine tree……”舌尖轻轻与牙齿相碰,轻柔圆润的音节飘散在空中。Bill不知何时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宠溺地看着自己盯上的猎物苦恼的样子,这样子和自己与他第一次握手前他的反应一样。

     等到Dip洗了一个澡躺到床上时,他在心里默默感叹着Bill真是一个恶魔。金发男人似乎处处都对Dip有影响,Dip居然听了他的话乖乖洗了澡,关灯睡觉觉;而不是拖着疲惫的身体熬夜写论文。
    “睡吧睡吧,kid。熬夜长不高哦。”Bill安抚性地拍了拍Dip的肩头。
     “额……Bill现在其实才十点不到。”Dip纠正Bill,他靠在Bill身上让对方的体温暖和起来。直到他们俩都热乎乎的像一杯热牛奶。
      “管他呢,晚安。”Bill将头埋在Dip的后颈处,呼吸着小松树的味道。
       Dipper被Bill的气息弄得有些难受,他只是稍稍移了一下位子,将被子裹紧了些。
     又是一个秋天到了。
     “晚安。”

tbc

最近事好多…但再忙也要摸鱼…

人有多大胆,文能拖多晚。

辛苦看我文的同志们了…我更的又慢又少…感谢还有人在看,看到自己的辛辛苦苦扣出来的那点字被肯定我还是很高兴的。
下一次更大概是国庆吧,毕竟现在我的空闲时间都在逃避我,就像那无垠的地平线。

[等边三角形]2

不敢保证自己写的很好,但还是希望大家能接受……
祝食用愉快


2.

  “额……所以说,这就是我的住处吗?”Dip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尴尬的站在门口。现在是晚上七点四十九分,谢天谢地,明天是周末。这给了Dipper充裕的时间去处理他租的房子——他会在这儿住到大学毕业。
    房东太太呆滞的站在他旁边,昏黄的灯光却映得她一双金眸璀璨光华。用僵硬的动作递给年轻的大学生他租的房子的钥匙。“Well...是的。祝你和你的室友相处愉快……”她缓缓说完这件事便机械的离开。
    “What???不不不……房东!之前不是没提到室友这个东西吗?怀特太太!”Dip试图叫住房东太太,可她就像是没听到一样若无其事的离开。“哦……天呐……”Dip面对着这扇掉漆的木门“这个房间就像是玉米片和噩梦的孩子!”他叹了口气,推开门。先看见的一张不算太大的床,一个人躺绰绰有余,估计能躺的下两个成年男人。但是床上……

   已经有了一个人。

  “所以,你就是我的室友了?”金发男人明知故问,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打量着这个自己曾看过无数遍的男孩,现在他已成长为了一个青年,可在Bill眼里,Dipper永远是那个在松树林里不肯屈服的倔强男孩。一个值得自己费心搞到手的猎物。Bill眯起眼睛,唇角勾起难以琢磨的弧度。
   “额……对……我叫Dipper,Dipper.Pines
很高兴认识你。”老实说,Dip被这个男人震撼到了,人们对于有一张漂亮脸蛋的家伙的第一印像总是不错,Dip也不例外。这个男人的脸上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极富古典美的高鼻梁和那双漂亮的眼睛。
   哦瞧瞧那双眼睛!
   金黄如集市上的苹果气泡酒,又似有岩浆在其中翻腾。瞳孔深邃如宇宙,仿若有一种贯穿时间的孤独感。把自己的倒影映得一清二楚。
   “Bill.Cipher.很高兴认识你,kid.”Bill笑了起来,他觉得以后的生活会是极其有趣。如果Dip知道自己曾差点毁灭了他的家庭和世界会是怎样的反应呢?哦!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额……老实说,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我从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眼睛。好吧我知道这样说也许有些奇怪不过它们真的……”Dip原本想找一些话题没想到说完却更尴尬了,他本来就不善于人际交往,他将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奉献给了科学事业。
   “谢谢。”Bill礼貌的点点头,下床帮Dip将行李搬进来。“来整理东西吧,屋里有椅子,为什么要站着说话呢?”

tbc.

好好的帽子说绿就绿,像不像一大坨厚厚的抹茶蛋糕?
[Bill:I HATE THAT FISH……]